网站首页 >> 作协动态 >> 文章内容

生死兄弟(小说)

[日期:2020-05-18]   来源:澳门银河网址县澳门银河网址协会  作者:峰下草根   阅读:342次[字体: ]
            王二秋呱呱坠地的时候,一轮夏月当空高照,洒下满世界皎洁的光辉。这时乡亲们还围在王大秋家的禾坪扯家常,会教戏的王禄云憋着嗓子,正唱着湘剧《辕门射戟》中吕布的小生腔:一轮明月快如梭,人生在世有几何!

王大秋的媳妇忙里忙外,为婆婆这个高龄产妇尽心尽力,也为小叔子的降临而充满喜悦。其实王大秋媳妇也怀了身孕,三个多月了。王大秋家自祖上几代以来,家道殷实,十六岁这年,父亲就为他娶了大两岁的媳妇。婆婆怀上王二秋半年后,王大秋媳妇也怀上了,这事儿成为村里一段佳话。

王二秋六岁这年,世道出了很大的变故,使得王大秋家一贫如洗。王二秋八岁这年,母亲去世了,父亲一病不起,王大秋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王二秋十一岁这年的冬天,熬病多年的父亲去世了。王大秋媳妇捞出坛子里半斤腊肉,拌两斤辣椒炒了一大盆,还用韭菜煎了五个鸡蛋,再用白菜萝卜煮了一大锅素菜。王大秋请来村里的老人、族上的长辈,和堂兄堂弟们,吃过一顿饱饭,用祖传的棕叶床垫把父亲身子裹起来,连夜埋在村里祖坟边上。没有用棺材安葬长辈,是儿孙最大的不孝,所以按照村里的规矩是不能葬入祖坟的。王二秋这时候还不懂事,既不知道太悲伤,也不知道太丢人。

长兄当父、长嫂当母,王大秋和媳妇象拉扯自己的孩子一样,拉扯着王二秋长大。所以,王二秋其实并没有感受到父母的不在了,一直到长大成人、成家立业,都这样子。

祖上殷实的家道,总会为儿孙布下或这或那的恩泽。王大秋小的时候家道好,父亲送他上过五年学堂,学会了打算盘,还写得一手好字。加上为人厚道,王大秋被队上老支书器重,一直往上推。三十岁这年,王大秋做了公社书记。

在王大秋的努力下,王二秋十六岁到部队当兵,四年后退伍,分到铜矿做下井工人。在王大秋的再努力下,二十八岁的王二秋做了矿务局的保卫科长。在王二秋自己的努力下,三十八岁这年,王二秋做了矿务局的副局长。

乡亲们说,兄弟俩熬出了天地。这天,王大秋和王二秋商量,希望父亲能安葬到村里的祖坟。王二秋说,哥,你说了算,其实在我心里,你和嫂子就是父母。王大秋说,这么些年,父亲在地下不得安生,一直托梦给我,说要去祖坟。王大秋说得泣不成声,泪如泉涌。两兄弟喝了两瓶白酒,但毫无醉意,一直把父亲迁坟的事儿商量得一丝不苟。

刚刚能私人买地建房的年代,走在政策前头的兄弟俩看准时机,王二秋出大头,王大秋出小头,在市里面最旺的地带买了一大块地,建了一栋七层楼房,临街有八个铺面。接着不久,以及后来,这地段的房子就一直升值、升值着。

祖上殷实的家道,总会为儿孙布下或这或那的恩泽。祖上越殷实的家道,布下的恩泽也许会越多。话说这年间,国家要修一条国道,刚好穿过王大秋、王二秋老家的祖屋和自留地。祖屋虽然破败了,但占地很多,征地补偿就很多。其实王二秋全家早就是非农户口了,按照规定,是不能拿到赔偿的。而王大秋媳妇一直是农家人,一直耕种着几亩田地,自然是祖屋地基和自留地的合法拥有人。但王大秋和媳妇不这么想,夫妻俩觉得祖上留下来的东西,就应该两兄弟分。于是王大秋和王二秋两兄弟平分了这笔祖上的恩泽。

王二秋觉得这样子有点对不起哥,就说,哥,城里那房子,咱们一人也一半吧。王大秋说,不要不要,按我们出钱的多少划分吧。王二秋没理王大秋这话,只管写了份协议,说明城里的房子哥俩一人一半。但房产证上依旧写着王二秋,兄弟俩也没觉得要弄两个证才对。

哥俩城里的房子一直升值、升值,估计升了几百倍了。这时,政府规划要建一个很大的工业园,哥俩城里的大房子正是拆迁对象,补偿款大约升值到最初房子的上千倍。王二秋和官方谈好补偿后,就向王大秋说明。王大秋说,这个补偿款还是按照我们当初的出资比例分吧,这样公平点。王二秋立马生气了,说哥,你什么意思啊!没有你和嫂子,这世上哪会有我啊!必须要平分。钱多钱少就是个数字,都不愁吃愁穿的,平分了才心里舒坦!

这晚是一个夏天的月夜,天气异常炎热,儿子来探望王大秋。儿子进来就说,爸你这空调得换,制冷不行了,还有冰箱也得换,一进门就听到嗡嗡声。王大秋说将就用,花这冤枉钱干嘛!儿子不吭声了,忽然想起事儿一样问,爸,城里那房子补偿款怎么这么少啊,好像还不到零头啊!王大秋摆摆手说,这事儿由你叔处理,你别操心,有多少收多少。儿子说哦,这样子啊。儿子说完哦,就悄悄的问他妈去了!

王大秋媳妇儿就给了个电话给王二秋,王顾左右言其它的扯了扯补偿款的问题。王二秋大约明白嫂子意思,就问媳妇。王二秋媳妇说,小事一桩,你别瞎掺和,我和哥哥嫂子算清楚就是!王二秋打小不知柴米油盐贵贱,家里财务也都是老婆打理,没在意这茬子事了。

王二秋媳妇特意赶到王大秋家,说,当时买地建房的时候哥哥嫂嫂你们才出两万块,现在到手上百倍了,还不满足啊!二秋他这人脸皮薄,不好意思和你们计较呢!王二秋媳妇搁下这话,兴冲冲的走了。

王大秋心里亮堂,摇摇头,叫媳妇翻出当初王二秋写的那份协议,一把撕了。

王二秋媳妇回家,满腹委屈的对王二秋说,他们家可贪心了,还想要大头,一点都不念兄弟情,眼里只有钱钱钱!王二秋听到这话,一头雾水愣住了!过后,王二秋也想打个电话给哥嫂,谈谈这个问题,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于是没有提起!

过了几天,王二秋和媳妇说,好久没去哥哥嫂嫂那了,今天刚好闲着,咱们去看看哥哥嫂嫂吧!王二秋媳妇说,啊!你还不知道吗?你哥你嫂对你很不满意,满世界骂你白眼狼。他们还不是想要钱!钱就那么重要吗!为了钱,兄弟都不要了吗!

王二秋听了,好久才回过神来,长长的叹了一声。

此后,兄弟俩再没有来往过!两家再也没有来往过!

也是打此后,王大秋身体一天渐渐不如一天,终致病倒!王大秋临死的时候握住媳妇的手说,二秋为什么不来看看我呢?媳妇说,你就安心去吧,二秋他一直惦记你呢!

王大秋去世后,王二秋才知道!在王大秋的葬礼上,王二秋一直沉默,沉默够了就说了句,哥,来世我做哥,你做弟!

王大秋头七刚过,王二秋生重病了。再过十来天,王二秋因多器官功能衰竭去世。临终时,王二秋只说了一句话:把我葬在我哥身边。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