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作协动态 >> 文章内容

蝉鸣荔熟时

[日期:2020-05-18]   来源:澳门银河网址县澳门银河网址协会  作者:梨花   阅读:452次[字体: ]

              荔枝是岭南佳果中的精品,它在古今中外都享有相当高的赞誉。宋代诗人苏东坡“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佳句,早已传遍四面八方,成为南方人的一句口头禅。夏天,蝉子叫荔枝红,夏天的岭南佳果,正如唐代诗人杜牧那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要改写成“妇孺皆知广为传颂”了。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墨客,留恋荔枝,寄情荔枝,荔枝已成为一种最时尚最高雅的水果。

吃了大半辈子荔枝,只知道荔枝好吃,还不知道荔枝有很多功效,搜索360,方知荔枝营养丰富,含有蛋白质、脂肪、磷、铠、铁等成分,是增进健康的佳品。荔枝的功能,一是荔枝所含丰富的糖分具有补充能量,增加营养的作用,对大脑组织有补养作用,能明显改善失眠、健忘、神疲等症;二是有消肿解毒、止血止痛的作用;三是有美容作用,荔枝有丰富的维生素,可促进微细血管的血液循环,防止雀斑的发生,令皮肤更加光滑。《本草纲目》也有记载:荔枝可止渴、益人颜色、通神、益智、(补脑健身)、治疬……等病。

确实,岭南荔枝味美,还有这么多的药用功能,难怪这么多人喜欢它,难怪没多少人能抵挡它的诱惑。不只古人杨贵妃喜爱荔枝,现代小哥小妹爸爸妈妈奶奶爷爷们亦迷荔枝。不但中国人喜欢吃荔枝,连日本佬、澳洲佬、美国佬、欧洲佬、黑人、白人都嗜荔枝。有一次,一位中国小妹在日本东京银座逛商场,发现一个橱窗被装饰成庭园模样,其实主角是一株小树,主角当中的主角是两三枚吊在树上的红色果子。中国小妹仔细一看,啊!居然是中国荔枝。荔枝当奇珍,售价亦与珍宝相仿,每三几颗荔枝用盒隆重藏着,以红丝装饰。荔枝在他们眼中是如此珍贵,如果日本人知道中国啖荔枝食客们的豪吃,一定羡慕不已。中国商人梁子永把荔枝生意做到新西兰,虽然这是一个人口少少,羊儿多多的国家,但那年由于中国荔枝的到来,他们吃了8吨糯米糍荔枝,每磅零售价80元港币。商人梁子永就是协助祖国将荔枝换金子的中国人。其次,2002年广东增城挂绿荔枝拍卖会上,一颗不足18.8克的荔枝竟拍出55.5万元的天价,再次创下世界吉尼斯纪录,这颗荔采自增城“西园”挂绿老树,该树已400多年历史,每年结果甚少,出售论个卖。期特点是外壳颜色四分微绿六分红,有条绿线纵贯果身,果肉清脆口有微香,剥去外皮纸包不湿纸。成为了史上最贵水果。

广东人喜欢吃荔枝,也懂得怎样吃比较好、比较有益。广东俗语:一只荔枝三把火,这是传承用语,提醒人们吃荔枝时不要吃过了,容易上火,假如吃多了上火,可以适当喝点盐水、吃点咸鱼等。吃荔枝还要吃正时的,即水果成熟期,如糯米糍、桂味、仙婆果荔枝的成熟期在每年的622号以后,槐枝(烤荔枝干那种)在每年的71号以后。当造期(成熟期)只得12天左右,在这当造期如果不吃,这就是损失,这是南方人吃荔枝的讲究。有很多外省人告诉我,他们为了吃广东荔枝,宁愿长做岭南人。

荔枝树的主人,喜欢把荔枝树种在房前屋后、田边或丘陵小山坡,一是方便打理,二是采摘容易。凡年前没有抽稍的荔枝树,年后就会开花。一场春雨以后,荔枝树又是一年开花时,千娇百媚的荔枝花花团紧簇竞相开放,花香飘过百十里。在郊外、在小山坡,在所有的沿江地带,荔枝树一片连一片,一山连一山,远远望去,密密麻麻的荔枝花像漫天梨花,成片的花海如雪、如絮,在荔枝绿叶的衬托下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别看荔枝花很多很旺,但并不意味它就会结很多的果,决定果仔度过危险期的,还得看农历四月初八的天气:假如四月初八那天下大雨, 荔枝仔就在树上挂不住了,大部分会被打落下地而夭折;如果那天阳光灿烂、或没下雨,那就可以盼到荔枝丰收了。所以想吃荔枝,还得看当年老天爷的心情。当地风俗,人们在四月初八那天要买扇子拨(打)“小人”,这个“小人”也包含四月初八那场淫雨。

当地有一句俗语:蝉鸣荔熟,当你听到蝉子在叫,这八成是荔枝出世了,本地人习惯这样讲,表示广东人对荔枝到来的一种期盼的心情。荔枝未成熟时,皮是绿色的。成熟以后,才变成鲜艳的红色,红的颜色十分耀眼,十里之外都能望到,绿色的叶,红色的果,绿叶配红果,是最佳颜色搭配。果熟时,近看,似一串串圆圆的小红灯笼被挂在树上,十分惹人爱;远看,山山岭岭,绿色配着红颜色,鲜艳,耀眼。荔枝外形呈圆形、有的呈心型,像五月节做的桃子形香包。荔枝外表布满小疙瘩,摸起来虽有点刺手,但很舒服。剥开果皮,荔枝肉真像晶莹剔透的琼浆玉液做的果实,看着舍不得吃,又恨不得一口把它吞下去。放进嘴里咀嚼时,果肉甜甘爽口,我想神仙的感受也不过如此了。荔枝正是当红时,荔枝树密密层层,荔枝压垮枝头,让看果人、摘果人同醉,让买果人、卖果人、吃果人同醉。耳边嗡嗡响的小蜜蜂采完荔枝蜜,也醉倒在荔熟时,大自然不会辜负勤劳的小蜜蜂们。

小时候的我们,大概在暑假的时间,心里就盘算着放暑假去外婆家吃荔枝。我们徒步行走,二十多里路,走了老半天实在走不动了,一抬头,就看见那满山挂满红彤彤荔枝的小山坡,那就快到外婆家了。经过果园,望着那满山的荔枝树,那一串串的红荔枝,就似那一串串红色珠玉宝石般闪烁夺目,我们快乐地欢呼起来。外婆家的亲人们热烈欢迎我们这些城里来的小姐弟,外婆抓了两把米也没洗就放进锅里煮饭给我们吃,他们平时都喝粥。我们惊呼告诉外婆,米还没洗呢。外婆嘴里说没事没事,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妹长大了。这是客家人待客的礼仪。读大学放假回来的舅仔,带着我、亚妹等小孩子们满山跑,摘荔枝、抓鱼。外婆家门前那个荔枝园的荔枝,既是我们的认路标志,也是我们小时候的挂念。

我们家小时候生活贫困,即使有荔枝吃也是每人分三两个而已。所以我们小时候经常去市场捡荔枝核换钱,有时候也会偶尔捡到荔枝。荔枝当季时,父母就是再没钱也要买荔枝给我们吃。有一天晚上12点多,我们几姐弟都睡着了,被母亲摇醒起来吃荔枝。父亲调侃地说,快吃快吃,现在不吃要等明年了。母亲说,这是过河(对岸西枝江河)农民挑来卖给对门供销社的荔枝,余下顺带给的。12点以后摘的荔枝马上吃,最鲜甜。我们姐弟马上抢着吃。果然,夜半三更吃荔枝,真是比蜜还甜呀,甜到心里咯。记得我当了林场知青那一年的有个假日,我回家来,发现母亲不在家,问妹妹,她说去外婆家了。其实我们长大后,就很少专门去外婆家吃荔枝了。我想母亲一定会带荔枝回来。但等不及母亲回来我假期满了,便回了林场。后来听妹妹说,我前脚走,母亲后脚就回来,还带回很多“仙婆果”荔枝,可甜了。听说我回了林场,母亲脸上顿时堆起乌云,她难过女儿没吃上“仙婆果”。这年是荔枝大年啊。

我们这一带是沿江和沿海的地方,沿海人羡慕沿江人有荔枝吃,沿江人羡慕沿海人有马鲛鱼吃,我经常托人送荔枝到海边给我朋友,朋友非常珍重非常高兴,自然也会给好多鱼干给我们。有一次我托人带去的荔枝被带荔枝人偷截转送给他未来的丈母娘吃,害得朋友望眼欲穿在等待着我的荔枝吃,因为她已接到我的电话送去了荔枝。

每当我吃着荔枝,心里不免思念起我尊敬的父母亲,他们在生时最喜欢吃荔枝了。父亲临去世那年,我狠了狠心用五十元买了两斤“桂味”给他吃,因为我们一贯都吃“小和山(槐枝)”,“桂味”是极少吃的,谁知那年竟是父亲最后一次吃荔枝,想到这里,荔枝虽甜,我的心里却很酸很苦。

母亲嫁到平山后,就经常挂念着生活贫困的农村娘家,挂念着我的瞎眼外婆。她每次回去都要留点钱我舅母,叫她时不时买碗粉条给外婆吃。母亲没工作跟着我奶奶学了竹篾编织,就编织洗锅扫卖换点小钱,她每天5点起床,到河边挑水、洗衣服,做早饭。10点以后,街市开始热闹,她就贩点荔枝挑着在街上卖,以赚点零钱回娘家时不至于两手空空。母亲顾及我们姐弟都是读书郎,尽量不在学生多的地方卖。一次,我放学回家,碰见母亲在街边摆着两篓荔枝,她将扁担放地上垫着坐,没人来买就打瞌睡了。见状,我顿时心里像被锥子刺着般的痛!我知道母亲很累,当年才35岁的她显得是那么的苍老,身体消瘦,两眼凹下去,不是岁月的沧桑,而是家务辛苦的操劳,想到此,我眼泪蒙住了双眼。我不忍叫醒她,又怕荔枝被人偷走,便站一旁默默地看着。仿佛中母亲以为有人买荔枝,忽然醒来,她看见一个戴红领巾、辫子上打着蝴蝶结的美少女,有点尴尬地对我笑了笑。母亲知道我长成大姑娘了,她这样在这里叫卖会让女儿没脸见同学,才选择在这冷清的地方卖荔枝。当时我暗下决心,长大要赚钱养母亲,要让母亲享福。荔枝是一种娇贵的水果,如白居易说的,“若离本枝,一日色变,二日香变,三日味变,四五日色香味尽去矣”,母亲每次看着满筐的荔枝就要烂掉了还舍不得吃一个,到我们有满筐上等荔枝带回家时,母亲却尝不到了。每当吃荔枝的季节,我都会回想到这一幕,心里就滴血,母亲没有享到福。我苦命的母亲!

上世纪90年代左右,广东惠东县的荔枝不多,且大多是槐枝,价钱比较贵,连槐枝都要五六块一斤,桂味、糯米糍则要十几元一斤,买一斤荔枝就去了半个月的工资。农民从种果发现了生机,个别农民也纷纷种果。县水果办鼓励支持农民种荔枝,于是各镇已分了土地的农民纷纷种荔枝,种植品种大多是桂味、糯米糍。5年以后,荔枝陆续挂果,且价钱也没原来的贵。那时我在惠东县农委工作,几乎每天都要下去各镇检查工作,荔枝成熟时,更是体会到农民水果丰收的喜悦。

六月里到来荔枝红,惠东县城到处弥漫着荔枝的特殊香味。平山镇的中心市场、广发市场从清晨四点多就开始热闹,小贩,农民,本地人,外地人汇成一流,买卖荔枝的讨价还价声和汽车声搅成一团。到了六点半,园岭市场各档口都摆满了红红的荔枝,煞是诱人。我在摆着许多红荔枝的菜市场走过,想买那些又甜又廉价的荔枝,但我分不出荔枝品种,都一样的红色,见红的、大个的便买。有一次我买荔枝送朋友,给卖荔枝的小贩掉了包,上面放大的鲜红的仙婆果,下面藏槐枝果。结果送了朋友,你说朋友是怪我呢还是怪卖荔枝的小贩?同事笑我,这么大人连荔枝品种都分不出。确实是,荔枝品种很难识别,但我不相信学不会。这么大人什么品种都分不出,有点笑话。

那天我见有位农村少妇用蛇皮袋垫底的荔枝很不起色,个小且不红,似不成熟的果子。我问她,荔枝多少钱一斤,她说10块。我说这么贵?她说这是“桂味”,不贵的,广发市场调货要15块呢。便蹲下来品尝。荔枝虽不好看,但吃起来却很甜,证实这不是充装货,是正宗桂味,便开始同她讨价还价。我说全部买下来,8块。她说不行,最少要9块,我说你的荔枝不靓,个小且个别是大核的。她一听连忙说,算了算了,就8块卖给你。我喜滋滋地提着菜蓝和6斤多“桂味”回家,路上遇上熟人就让她尝一尝看甜不甜,凡尝的人都说好甜好甜,在哪买的?第一次我记住了什么是桂味。

后来,在市场买荔枝时、在讨价还价中,我终于学会识别荔枝的品种。在每年六月下旬成熟的是桂味、糯米糍,价钱较贵,属高档荔枝,71号后成熟的槐枝,是普通荔枝,价钱较便宜。桂味荔枝外表小,疙瘩摸起来较刺手,细核、肉质爽脆、清甜、有桂花香味;糯米糍形状像心形,小核,外表小疙瘩平滑不刺手,肉质清甜水分较多。槐枝也甜,但水分多,甜中稍带点酸,多半用来加工荔枝干,便于储藏,用于出口,其次还有很酸的槐枝,一般都没入要的。其次仙婆果个比较大,果肉有点像桂味,略带点蜂蜜的味道,也十分鲜甜。至于那新时代产物、嫁接的“妃子笑”我就不想在这里说了,我们都不吃的,它三、四月就结果,不是很甜,酸中带甜。

现在市面上水果品种早就不单一,高档水果更是琳琅满目,但荔枝在人们心中依然占主要地位,荔枝依然是人们心中的圣果。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