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会员作品 >> 文章内容

【散文】征服

[日期:2013-03-27]   来源:澳门银河网址县澳门银河网址协会  作者:殷锡奎       阅读:1357次[字体: ]

    丁香花开绽的季节,他在攀援。坜陡坜崖的峭壁接近九十度角,赭红的岩石似乎属于三叠纪火山喷发过的痕迹。他依稀记得,在哪本地理杂志里看到过,这种岩石富含铁质。两根攀援绳给铁钩连接在腰间牛皮质地的两寸多宽的腰带上,他把钉子老老嵌进岩石,固定住绳索,然后手脚并用地向上攀援。每爬上一米,他都要重复一次这一系列动作。大部分时间,他的身体都悬在半空,两根攀援绳脆弱地维系着生命。但时间漫过去了多久,汗流浃背的他已记不清了,总之每一步骤都那么艰辛而单调。终于,距离崖顶仅有咫尺之遥,可攀援的难度系数也更大啦,陡峭的崖壁几乎一百一十度角,向他压来。他倒吸口气,打量着这段崖壁,焦急万分,感到说不出的疲惫。他知道,倘若不能尽快攀过这块凸起的地带,将会前功尽弃,甚至跌落进万仞渊邃,粉身碎骨。定定神,手持攀缘镐,他试图把枚钉子敲进岩体,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因为体力透支,胳膊软了软,手一松,攀缘镐无声无息落下去。他瞧了眼深不见底的脚下,懊丧不已。但稍微歇息后,他还是重新打起精神,努力驱散昏眩的感觉,试图徒手攀上去.他的脚悬空,用力蹬着,试图寻找到某个安稳的落脚点,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崖壁过于陡峭,岩体经过无数岁月的风雨侵蚀,貌似没有什么着落的凹凸点,这让他焦急万分。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甚至停止了攀援,但看到天空中明晃晃的太阳,他胸膛起伏,呼出口气,又继续努力。时间已成为一种无意义的流逝,杲阳渐渐陨落下去,成为一滩蛋黄,而后又被暮色湮灭。无数分秒消逝之后,终于,经过一番试探,他的脚尖终于够着岩体,只是挂在腰间的绳索有些碍事,拉坠着他的身体;但他不能丢弃绳索,他明白这是使自己不至于坠落的安全所在。赭红的岩体已被亿万年的光阴风化,没有牢固的地方,在手指的作用下纷纷脱落,使他抓扼不住支撑点。躲避着不断落下的碎石,他简直绝望了。这时就连固定住两根攀缘绳的那两排钉子也在身体的重力作用下有所松动。他恐惧起来。可就在这时,一条救命绳索突然垂下,他欣喜地抓住它。摘开铁钩子,丢弃掉那两根摇摇欲坠的攀缘绳。两根攀缘绳迅速滑落。他使尽浑身气力,手脚并用,终于疲惫地攀到崖顶。整座大地訇然匍匐在他脚下,他甚至忘记了两秒钟前自己还是位恐高症患者。他的视线越过那片郁葱的森林,山谷那边,蓝宝石的夜晚,流苏般的霓虹罩住他居住的城市。他大口喘息着,瘫倒在高耸的崖顶上。丁香花的香气淡雅地侵占住他的嗅觉,还有山野间泥土的腥味。一条青色小蛇悄无声息地沿着枝桠游过来,不断吞吐着蛇信子,它警惕地窥视这意外的闯入者。他感到丝缕的失落,就象心里的一块巨石被挪去,击碎,只留下诺大的真空。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