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澳门银河网址】禋 • 灭

[日期:2011-08-20]   来源:澳门银河网址  作者:王治棚   阅读:1785次[字体: ]
禋 • 灭
王治棚
 
 
    漠漠的荒芜覆盖了过往,终于,成了不可考察的遗址。
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以说书人的身份经过,拾起了那些碎片。于是,我就四处漂泊地向尘世中匆匆的过客传言着这个故事……
  “禋”指的是祭祀。“灭”指的是幻灭。“我”与绮妍三生的缘,都在那场盛大的祭祀中,幻灭了——是宿命。
 
(1)
灰色的天幕下是偌大的原野,我被押解在原野的祭坛上。祭坛的周围立着十来个铠甲兵。在其东面则是王与他的妃子绮妍。
    朔风呼啸,仿佛要席卷整个原野。原野上的人都缄默不言,只听见仅有的几棵树的摇曳声和旌旗猎猎作响。我额前凌乱的头发也随之飘飞。我没有眨眼,睥睨着东台的两人。
王的眉宇间透着邪严,让人不敢逼视,不然会吞噬掉你的灵魂。绮妍的轮廓绝美,嘴角挂着永远的微笑,乌黑的长发和粉色的轻纱在风中翩跹。可我此刻看来却有无限的厌恶。
 
(2)
我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漂泊江湖的,反正我有意识就已经在江湖上了。
我身上有种神奇的力量,总能让我在危难时化险为夷。还有一段不知名的咒语残留在脑海里,没有人知道它的意思,包括我。
我一无所有,每天都过着幽灵般飘渺的生活,行尸走肉。唯一拥有的就是这副臭皮囊,淹没在尘世,无声无息。
直到有一天,两名士兵来找我,说他们的王和王妃要见我。
    我第一眼见绮妍,觉得似曾相识,对她有种莫名的情感。
她微笑地对我说:“我要你帮我攻下十座城池。”我说;“我凭什么?”她伸出左手食中二指,在空中划过一段弧线,最后停在胸前,说:“你如我这般,驱动你体内的灵力,再默念‘蓝光咒’,就行了。”
我不知道我身上的力量和咒语是否是什么“灵力”、“蓝光咒”。我如她所说的那样做,竟连天地也为之动容。不几天,我轻而易举地攻下了十座城池。甚至,连我的白衣也没什么污损。
同时,我看见骸骨遍地,血流成河,我追悔莫及,痛心疾首。我决定逃走,用余生去忏悔我的过错。
但,我逃走不成被捕,他们逼我打开祭坛的封印。
 
(3)
    绮妍对王说:“大王,午时已到!”
王说:“叫他打开祭坛的封印!”
    绮妍翩然来到我跟前,微笑的看着我。
    “你杀了我吧!”我说
    “不。”
    “到底想怎样?”
    “用你的蓝光咒打开封印。”
    我不言。
“我管保你会比现在更想死。”她坚定地说。
    我别无选择,我的灵力已几乎耗尽。若然再轻举妄动的话,原野外的几百万铁骑足以让我粉身碎骨一百次一千次。
    我勉力站起,伸出二指放在胸前,默念“蓝光咒”。
    顿时,狂风大作。除了我,绮妍和王,其他的铠甲兵都是凡俗匹夫,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祭坛上空的云层,就象被惊吓的羊群,迅速地向四周狂奔,天色随之变亮。太阳出来了,照在祭坛正中央的罗盘之上。
    接着,闪电。开始是几道,后来不断增多,并缠绕成一个球形,发出嗤嗤之声,不一会儿,电球在空中激荡开一个蓝色的圆形平面。
    再接着,罗盘的圈隙之间渗出蓝光直刺长空。圆圈转动起来,越转越快,形成一个光柱,光柱不断闪现着我的样子,还有“绮妍”,我险些呼喊出来。
    光柱的旋转带动着天上的云层,在天空中翻滚地聚拢成一个漩涡。
    最后,光柱幻化成一把剑插在罗盘的正中央。灰色的剑柄,湛蓝的瘦长剑身,发出刺目的锋芒,一看就知道并非凡物。
 光柱中破碎的片段串联成我的记忆,我什么都明白了,一切都是我的错。
(4)
    我本是天上的剑神,偶然与她邂逅。开始是一段唯美的恋情,我们在三生石刻下对彼此的承诺,缠绵了好久。后来,我因己身之罪赴天庭受审讯。临走时,我对她说我一定会回来的。可我也想不到我会被判轮回,而她则青丝褪成白发,孤独终老。
    第二世,我们再续前缘。她上世因爱成恨,沦入魔道,我们虽然相爱,但正邪不两立。最后,我将她和我的剑封印在现在的祭坛中。而祭坛的封印也只有我的“蓝光咒”可解。
她,就是今生的绮妍。
 
(5)
    我对她许下三生约,却负她千行泪。才酿成今日的悲剧。我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她,我哀痛欲绝。
    绮妍冷笑:“你现在都明白了么?”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就是我要寻找的人?”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觉得她似曾相识了,原来我心中对她所隐伏的情感就是爱。我活着,就是要兑现昔日的诺言!
   “是。”绮妍哽咽。
   “那你为什么要酿成今日的悲剧?为什么?”我歇斯底里的叫喊。
    绮妍的声音嘶哑,激动地说:“为什么?你知道等待的痛吗?我的头发白了,肠也断了,直至死,可是你在哪里?”
    我无言以对。绮妍接着说:“还有这阴暗地祭坛,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逃离出来?几乎是魂飞魄散、不得超生!”泪,一滴一滴地落在黑色地土地上,这就是爱的眼泪吗?
    “我……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我知道我无论说什么都是徒劳,因为情伤是无法抚平的。
 我望着绮妍的眼泪,想说句“对不起”,因为我实在想不到第二句了,但我还来不及说出口就看见一个人横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下。
    原来,王在我和绮妍说话的时候去拿剑,可剑有我的精魂,并不能臣服于王,王被剑弹出去。
恼羞成怒的王指着我和绮妍喊:“把这两个人给我拿下!”十几个铠甲兵分别抓住了我和绮妍。我对绮妍说:“我对不起你,可请相信我,我爱你!”
    大概是绮妍对我还有爱,她向我奔来,但又被铠甲兵拉住了,挣不开。她泫然:“我也爱你,从来就没变过。”
 我和绮妍奋力挣扎,虽然身处险境,但是我们都满怀喜悦。我们差一点就能拥抱在一起时,又被铠甲兵硬生生撕开。
    王本来冷酷无情,此时,见我和绮妍真情流露,愈发大怒,大吼:“给我杀了他!”
    马上就有一个铠甲兵拿长矛向我刺来,我无力挣脱,想必死无疑。我缓缓地闭上眼睛,心中说:“绮妍,我先走了。”
   “不!”我听到绮妍悲痛地叫喊。
    我并没有感觉到被刺地痛楚,睁开眼时,我发现绮妍倒在我的跟前。我想我此时的痛比长矛刺在我的身上痛千倍,因为它刺在我最心爱的人身上。
   “啊!”我呼天抢地的哀鸣。忽然,我觉得自己全身遍布力量。原来,这声哀鸣激发了我身上最后的灵力,并震倒了周围的铠甲兵。
    王大惊,拉弓射箭,召唤原野外的铁骑。
 我紧紧地抱住绮妍,潸然泪下:“为什么?我对不起你,你为什么不让我死?”
   “因……因为我……我爱你!”我听着怀中气若柔丝的绮妍说这句话时,我感到撕心裂肺地痛,我深深地吻着她的额头。这时,绮妍又在我地耳边说:“快……快拿起你的剑。”
 
(6)
    原野外的铁骑向我狂奔,如同汹涌的逆流,咆哮着,铺天卷地而至,仿佛要吞噬一切。
    我缓缓地放下绮妍,伸出二指,默念“蓝光咒”,幻化成一个蓝色的半球形罩子,罩住绮妍。我绝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我右手握紧我的剑,怒火灼烧着我的眼球。我长啸一声,横剑划过一道弧线,空中马上出现一道蓝色的剑光。前排的铁骑哀鸣,随即倒下。
    前赴后继,我发狂地迎面而上,随着我手中长剑的挥舞,蓝色的剑光不断地在我的身边飞旋、缠绕,触之即亡。刹那间,我的身旁倒满尸体。血,溅在我的身上,染红了我的白衣。
    原野上从未如此寂静。
    我手中的剑,黏稠的血液汇成一滴,“嗒”的一声,滴了下来,寂静被打破,呐喊之声再次向我袭来。
    我极度愤怒,驱动灵力,默念“蓝光咒”,斜执长剑,仰天一啸,身体旋转而起,剑光幻化成圆锥形,环扫四周,所有的铁骑都被卷入一个巨大的蓝色漩涡之中,哀鸣之声不绝于耳。
    不知过了多久,我再也听不见哀鸣,只有自己的啸声在原野中回响。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包括王。
我飘落下来,满目萧然,整个原野的尸体堆积如山,血液漫延成河。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歪歪斜斜地竖着旌旗、刀剑。
    我跪倒在绮妍的身边,只见她嘴角还挂着笑靥。她就这样静静的去了。
 我将她抱起,奔向祭坛,右手长剑挥落,一切,一切,都在无声中幻灭。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