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会员作品 >> 文章内容

【散文】南瓜

[日期:2013-04-27]   来源:澳门银河娱乐场县澳门银河娱乐场协会  作者:贺鹏威   阅读:1500次[字体: ]

    南瓜飘香于秋高气爽,被秋日骄阳炙烤后,颜色由青嫩变为深黄,一个个蹲坐于地,或悬挂于棚架之上,由于形态敦实浑圆,像装满************的盆子,故被乡里人形象的称为“聚宝盆”。我最喜欢它,因为我是吃着它长大的。

    小时候家里穷,柴米油盐靠鸡鸭鹅,盖房读书靠养猪,鸡不下蛋不讲小用,猪不出栏不讲大用,所以,全家人吃的全是地里长的,有句俗话“三餐萝卜两餐瓜,白汤拌饭无其它”,反映的就是这么个情况。由于南瓜易种易长,产量又高,煮了有发条,一两南瓜抵二两米,更容易饱肚子,所以,善划算的母亲总是很勤快的把屋前屋后的空地劈成一条条的堆头,在两侧埋上猪粪,把南瓜苗种在堆头上,淋几次水,便不需过多的打理,任瓜藤四处蔓延,只等秋后挑箩筐装就是了。小的三五几斤,大的一二几十斤,随便装他个几十箩,不在话下。若是气候适宜,产出个千把几千斤,那可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因为可以抵米,母亲可以划算着多送几百斤冬粮。而剩余的则成为母亲最好的冬藏,可以藏到来年,恰好衔接到来年又一批南瓜成熟;再有就是,母亲把南瓜皮削了晒干放在坛坛罐罐里作为腌菜,或者把瓜肉伴了面粉做成南瓜饼,或者把南瓜籽炒熟作为年货,等等,在母亲手里,南瓜全身都可以抵家用,对于像我家这样一个农村家庭来讲,南瓜确是一个不可多得之宝。

    听母亲讲,我刚出生时,由于没有奶水,只得喂南瓜汤,如此,从我有识记能力的那一刻起,首先记得的便是南瓜了。自然,南瓜成为我的主食,南瓜饭,南瓜粥,南瓜汤,煎南瓜……在我的印象中,南瓜似乎可以无限加工,而每一种做法又有不同的味道,或柔柔滑滑,或粉粉蜜蜜,或甜甜润润,特别是放学后,饿了,一碗南瓜汤下肚,那简直是无可复制的舒服,伸一下腰,回一口气,一股暖流游遍全身,双眼可以射出充满力量的光。作为农村的孩子,当然是要懂得做菜的。对于南瓜的各式做法,我是跟着母亲学的,放油加盐,蒸焖烧抄,讲菜料,讲火候,慢慢就懂得了砧板上的南瓜甜不甜、粉不粉。那主要看好不好下刀,好下的,味道会不那么对路;不好下的,那才正宗,因为长得沉实,含糖多,粘刀,放在锅里一煮,那味道可香甜了。在学做南瓜的过程中,慢慢也懂得了料理家务,以至后来居然——用农村的话说是“喂猪打狗,蒸酒作豆腐,那是样样都来得”,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南瓜是典型的秋熟蔬菜,太阳越火,它就长得越漂亮,越甜。不过,即便熟透了,母亲一般也不会很早就把它摘了,因为放在地里比放在家里不易烂,可以收得久一些;倘若早摘了,主要也是解决伙食问题。在与南瓜的朝夕相处中,我逐渐了解了南瓜的这些秉性,更是佩服它生命的韧性,不择环境不择水土,只要落地就可以生根发芽,即便在恶劣的干旱年岁,照样可以坚持不止,这大概是因为它的根生于农村的泥土,传承了农村的坚韧,不论条件如何,它总会把生命托付给农村吧。正如成长于农村的我,怎么也去不掉农村那股“土气”,总认为自己的根也是在农村,即便外面的生活更殷实更多彩,也永远比不上农村的一碗南瓜汤,所以,我很希望能够年年看到南瓜成熟一秋又一秋。

    在我艰苦的童年,南瓜哺育了我,也给了我整个家庭平安度过艰难年代的希望,在我的思想中,南瓜的生命已经不再属于它自己,而属于许多和我有相似经历的从农村出来的孩子,这些孩子身上流淌着一股同样的农村“土气”,在外面的世界带着南瓜的韧性,打拼,磨练。我相信,若干年后,这些孩子一定会回归故里,因为那里有他们最爱的南瓜。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