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会员作品 >> 文章内容

【散文】露水草

[日期:2013-04-27]   来源:澳门银河娱乐场县澳门银河娱乐场协会  作者:贺鹏威   阅读:1360次[字体: ]

 

晨,鸟声喧嚣,凉风习起,远处古渡稍显暗淡,河雾已袅袅。河雾,纯白,似有奶香飘逸,升腾,似带舞女神韵;飞鸟穿刺欲过却复转,大有采吮雾的灵气之意,不想,却惊吓吐水之鱼,闪出一泓涟漪。挪步于河堤,见此情景,忽有发感“我自湘土来,欲追行云去”的畅然。

河堤匿于草,青青;露珠沁于叶,闪闪。草,新嫩滴翠,吮吸大地之肥沃,吐纳泥土之清香,陶醉于婀娜薄雾,揽一许晨梦。或许是生于此则栖于此,根深钻于地下,躯干匍匐而前,欲远行还留步。众草纠缠牵缦,铺就一地绿毯。露,晶莹细碎,折射草之青郁,辉映天光之白澈,欲比为翡翠则太奢华,比为白玉则太娇脆,比作浩瀚穹宇之星辰则恰如其分,宛若星河灿烂。真是满堤青草满堤露,满堤露闪满堤星。

草是露之身躯,露是草之明眸;草不屑卑微,不羡宠养,露不入凡尘,不染风情。于是,草拥抱露,遇水得滋润,遇泥得生命,露凝于草,遇叶得知己,遇土得归宿。草露二者合二为一,谓之露水草——造化于晨的呼唤,脱胎为晨的使者。

露水草葱郁葳蕤,丰茂怡人。偶有独株,形似翘首顾盼,神却静心幽处,引来晨风游于翠叶间,任凭梳理一夜芳菲,期待朝日沐浴,寻找最高那片蓝天。

草得其露为“露水草”,露得其草亦为“露水草”,二者结合,虽不至于人世之流芳百世,永垂不朽,但也各得其所,各取所需。勿叹“人生低微莫如草,人生短暂莫如露”,不怨天意,不怨本命,一切尽在努力中。

这是以前写的,某时,夜深人静,翻出来一读,突然觉得自己也成了一株露水草,一株充满另一种情感的生长于老家农野的露水草。

在一望无边的老家农野里,我和其他露水草一样在静静等待晨日的升起,在我的眼里,天空是宽广的,大地是浑厚的,而晨日则是神圣的。如果说天空给了我抬头的希望,大地给了我立足的机会,那么晨日则给了我生命的精彩。晨日的辉映使我满身的泥土味引出老农一串串坚实的脚印,随着牛背上牧童的笛声飘舞在田间小路的上空,唤醒了沉睡如晨风中的大地,那荷锄朝晖的老农,我头顶的露水就灿烂在他的身影里,那蜿蜒的田间小路,是我化为这边泥土前即将踏出的征程。

我是一株娇翠欲滴的露水草,时刻准备迎接天边射出的第一道曙光,抓住那瞬时却是磅礴而发的光彩,直至晨风被日升中天而温碎,我的生命旅程如这晨风一样短暂、易逝。然而,在朝耕暮种的乡景中,老农的举手投足、音容笑貌,恰似一滴冰澈的晨露,满含深厚的乡土情谊,凝于我娇嫩的青叶,让一直在痴情等待的我,忘记了时钟早已把我抛在身后。当薄雾被晨光捕捉稀散为透明的轻纱时,露水草静静如婴儿般偎依于泥土,大地跳动的脉搏震动叶尖的露滴摇摇欲坠,仿佛就要听到清脆的“嘀”声,终于,极度诗情画意的晨被双脚踏出的水花湿渍,在一片晶莹剔透的闪光中,裤脚从膝盖滑落,带走了所有的露珠,露水草紧跟老农的步伐,消隐于大地母亲的怀抱。

我是一株土生土长的露水草,千百年来,一直允吸老农犁耙耕出的养分,无数次重生于四季的轮转更替,我的生命旅程如同这片土地一样古老、永恒。在这片沃土的沧桑变幻中,绿黄白的主题,从古至今,始终如一,就像我血脉中喷张的乡土气息,经过万百年时间的洗刷,反倒愈演愈烈——这早就积淀在我内心深处的气息,是无论如何也洗刷不尽的。这亘古流传的气息如史诗般厚载着这片土地的记忆狂飙,卷走了所有流离失所的坎坷和人事物非的悲怆,带着露水草尚未走完的征程进入一个追梦的历史年代,而露水草早就把根化为这片土地的一份子,在与年轮的碰撞中,将日月星辰的光辉全部泼倒入这片土地,随流水渗入最深的底层。当春的钟声敲响,露水草便再一次沿着春的脚步舒展,心花怒放的高喊:“我又回来了!”是的,谁能使露水草不留恋这片土地?没有谁能。

我是一株被农村水土养化的露水草,我的娇嫩与土气,我的短暂与永恒,都来自于这片土地的滋养,然而,这片土地却告诉我,只要根扎得深,就不要怕离开这片土地,把躯干挺得直一些,把头昂的高一些,就没有了离与归、舍与不舍的纠结,就会在内心深处自然而然的尊重万物含情的伟大和落叶归根的神圣。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