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会员作品 >> 文章内容

【散文】油菜花

[日期:2013-03-27]   来源:澳门银河娱乐场县澳门银河娱乐场协会  作者:贺鹏威   阅读:1186次[字体: ]

     以田埂为画框,以泥土为画底,以手为画笔,再以蓝天白云、飞鸟昆虫以及农舍冒出青烟为妆点,放眼望去,偌大一副随风游动的油菜花水彩从农场的这头盖到那头,气势好不宏大,场面好不壮观——这便是油菜花盛开之景,似水彩却胜过水彩。此刻,你若对自然的造化发出无比折服的惊叹,那你就错了,因为这是老农辛勤劳动的杰作。

    三月风起,春日暖阳,油菜花盛开在白雪融后不久的艳阳天。盛开,毫无顾忌的盛开,的确如此,不带一丝内敛,没有一点含蓄,更看不到一滴娇气,很是直接,豪放,像老农耿直坦率的性格,一点都不隐瞒的把美开到最热烈。先天还是绿叶染枝,隔天便是一望无边的纯黄,黄灿灿的闪出带着泥土味的金光,虽没有金銮殿那种金色的高贵,但却最惹人去亲近,不仅是躯体的亲近,更是想把灵魂融在花的金黄色里。这金黄色来得迅猛,洒脱,不受任何羁绊,因为这是在农村,头顶一片自由的天空,根深扎入丰沃的泥土,做这块土地的主人,可以敞开心怀收受春之和煦阳光的抚照,可以很轻松放纵的允吸泥土里的滋补,不像盆景,必须谨慎的生长,被谨慎的修剪,被故作矜持的观赏,即使美也仅仅留在一个角落。在这里,油菜花是无拘无束的,可以横躺着散开去,可以搭着其他花枝相互搀扶,可以从下猛向上涌,只要有一丝空隙,那便是自由的天堂,然后聚成一簇簇,一团团,重重叠叠,烂漫纷繁,无所保留地把所有金黄献给整个田野,把全部的美献给整个春天。所以,路人为此驻足,长长的一声感叹“哇——”,便迫不及待的纵身于这金黄色的怀抱,双手摊举,仰望蓝天,任凭油菜花香纠缠,把自己渺小成油菜花一朵,这金黄色的田地便平添另一种勾人心魂的意境。

    油菜花开,美不胜收。花开得细碎,一朵朵,从花蒂、花蕊到花瓣,全为通黄通黄,每一根纤细花茎顶起老农每一个梦想。对老农来讲,一朵花就是一滴汗水,一朵花就是一个希望,看着它,老农满心的幸福与满足,满脸的皱纹洋溢出另一朵油菜花,让老农情不自禁地去哼唱“在希望的田野上”。老农的唱声是内心真实情感的自然流露,因为从先年的播种施肥,到第二年的减尖浇灌,无不是以劳动为起点,无不是以劳动为终点。的确,老农劳动得踏实,汗水洒遍每一粒泥土,油菜花也开得踏实,每一朵代表一朵的收成,老农似乎从花中看到了油菜子的丰收。而油菜花也似乎善懂人意,对老农心存无比感激,感谢老农为自己日夜操劳,感谢老农用汗水滋润自己茁壮成长,每逢老农一过来,便把全部气力集中于花的怒放,以最热烈的姿态拥抱老农充满无限期盼的微笑。因此,当风一起,油菜花便排山倒海的扑向老农,一层层地围住,把花露浸在老农脚上、手上、臂上,透过毛细孔流入老农的血液里,演绎最浓烈的花、农情谊。老农立在油菜花中,望着这一坦平洋充满灵性的油菜花,细数着落种收获的时间,心想今年的花开得旺,产量肯定要上来,然后不禁送出会心的一笑,连同油菜花香一起飘荡,飘荡。

    油菜花香一直在游动,从第一朵花绽开那一瞬间起,就开始,慢慢由淡微到浓郁,由叶间穿流到溢满农场整个上空,而凋谢的花瓣似乎在随着游香在慢慢飘升,从数得清的三几片到数不清的无数片,漫天遍野的向上升舞;阳光穿透这些花片的间隙,分明有无数条彩色的丝线把这些花片全连起来,愈飘愈高,愈飘愈远,高的逐渐模糊消隐,低的异常黄橙清晰,而每一片花瓣还发出清脆的黄色星光,如同一个个精灵,把农场整个上空闪烁成梦境。在这个浓厚的黄色世界里,这样的梦境不由人不去想,如果你生长在这里,那么从你光屁股落地那一刻起就已经被这片泥土所感化,在你的骨髓里永远会流动这片泥土的清香味,如同这油菜花香,它再香也会带有这片泥土味,只有这种带有泥土味的花香才是最精致的香,最淳朴的香,最有亲情味的香,因为它来自于农村这片沃土,来自于生活在这片沃土上的老农之手。老农之手是油菜花昂然屹立在这片天空下的拐杖,是油菜花盛开流香的保护神,那宽厚温存的双手的体温被油菜花香所带走,升腾出一首对油菜花美景的赞歌,对老农辛勤劳动的赞歌,而随曲起舞的正是在梦境中闪烁的花瓣精灵。

    油菜花开,遍地金黄,美景盛宴,春就在油菜花丛中,因为可以看到青蝶的轻歌曼舞,可以看到群蜂的忙碌穿梭,但油菜花并不是为这百花之季去争艳,而是为农村乡野,为辛勤老农去开放,去吐露芬芳。在这个风情万种的季节,油菜花合着老农扳着手指的划算盛开了,把整个冬天的积储奔放在老农的招手之间;在这个风情万种的季节,油菜花顺着老农的翘首盼视盛开了,把一年的收获开得沉甸甸,金灿灿。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