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会员作品 >> 文章内容

【散文】古渡

[日期:2013-03-27]   来源:澳门银河娱乐场县澳门银河娱乐场协会  作者:贺鹏威   阅读:1187次[字体: ]

古渡

 

    若不是一条笔直的土夯路把它推向河心,若不是杂草底下偶尔露出青色的石梯,若不是退光了牙齿的邻居老叟总是拄着拐杖来这里眺望,恐怕没人知道在这片满是杂草乱树的密林深处居然还有一处古渡。

    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因为河水还很满,可以直通县城、省城,所以仍显忙碌。有放渡搭载过往乘客的,有运货拉煤的,也有放原木顺水路赶的,从早到晚,看着太阳从下游升起,然后从上游落下。后来,水慢慢少了,渡船逐渐上了岸,原木也没了,古渡最终归于沉寂,直至野树参天,把曾经的繁忙密封在林荫之下。时至今日,依旧没人去翻开古渡日渐远去的历史,只有邻居老叟不舍不弃的孤独地守望,在他长长的白色眉毛下面有一种对古渡充满无限怀念的眼神,只有他才能读出这里曾经飘起的风风雨雨。因为他是水手。

   的确,古渡,除了老水手,它已经被其他人所遗忘。

   退出了历史舞台,古渡厮守这片野树林。回首过往,马蹄在土夯路上扬起的灰尘早已散尽,马的嘶鸣亦消隐于浩空,还有商旅客人立于渡口的等待、艄公摆渡起锚的吆喝、原木聚集飘于河面的壮观景象都被流水洗涤殆尽,青石梯,给人踏出的无数足印也化成层层青苔与纷乱茂密的杂草,古渡碑名的古体朱红大字在坚守无数个日夜之后终被时间所磨平。诚然,古渡的历史就要飘零于风雪交加的寒夜,而古渡的青春就如寒夜的初雪,在经历一番洋洋洒洒之后,却不幸被地气所蒸融。曾经被一代代如老水手一样的人所书写的喧嚣与繁华,在古渡生命历程这本饱含沧桑庄重之情又有着无限绚丽色彩的却找不到尾声的书之中,其活力与精彩如老水手手上的厚茧,在没有了摇橹的陪伴,终究是消失得无隐无踪,连同古渡生命历程这本书。春夏秋冬的无数次轮回,古渡在光明或黑夜、在煦日或冷雨中,带着乘渡人的梦想走过了它好多个世纪的时光;许多乘渡人的确是把古渡作为梦想的起点,起航时或许还会回视古渡良久,直至消失在视野中,而梦想离古渡也是愈来愈遥远。古渡的历史真的是随时间远去了,暗淡了,消失了,但是,古渡的印记早就被过往行人所带走,这些流转到四处的回忆,能否如整理碎片般聚集?能否如河鱼般随季节而洄游?或许这只是一种悲情的憧憬。

    古渡似乎是静悄悄的蜷缩在林荫角落里。履行完历史使命,没有了任何转身的机会,这就是最后的归宿吗?但是,即便如此,却怎么也看不出古渡的忧伤与孤独,在这里呈现的完全是另一种景象,如果说以前的繁忙是一种奔波的生活,那么现在的宁静则是一种自然的生活——草木葱郁茂盛生机盎然,候鸟成群结队筑巢生息,古渡日唌朝露夜枕落辉,流水温文尔雅静若处子。在经历一生的忙碌之后,古渡最后无声无息地落入自然的“陷阱”——魂归大自然。然而,被人遗弃并遗忘在大自然,这其实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古渡再也不必担心货物的堆积和渡船的拥挤,只需尽心的享受星月为伴昆虫为伍,尽心的聆听小鱼跃出水面的“叮咚”,尽心的吮吸林风带来的阵阵清香。由此,突然觉得古渡的经历恰是古时德高望重的隐者,在功成名就之后归隐山林,唱着高亢的山野之歌,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也许,古渡就是一位隐者,把曾经的精彩全抛诸脑后,从此隐姓埋名,伴着这方水土,去过与世无争的日子。

   古渡沉淀了几百年的历史在人的记忆中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以至没能得到一点位置,但是却在这片平淡毫无纷争的乡野之地找了自己的位置,这应该是大自然的魅力之所在,所以,可以这样讲,回归自然是万物发展到顶端之后的必然归宿,正如这古渡。

 

 

 

 

 

 

相关评论